第五十七章 后来 No.312

No.312

高中的耿耿就很煎熬。

后来高考分数却很理想,志愿也报得出彩,考上了北京一所不错的理工类大学,学生物制药。这个专业在我入学那年还是大热,出国容易,也适合在国内深造,制药企业研发部门收入普遍不错,又稳定。

我爸妈都说,耿耿就是这一点好,关键时刻,从不掉链子,中考也是,高考也是。

然而上了大学之后,那些专业课让我比在高中的时候还痛苦,还煎熬。我本来就没什么自制力,本性又爱逃避,第一学期就有好几门功课是60分低空飞过。

这种GPA就甭想出国了,除非找中介砸钱。

我爸说的对,耿耿同学的确在大事儿上从不掉链子。

可是每次我的短暂幸运,给自己制造的都是更大的痛苦。我在命运的十字路口掷色子,总能投中大家心目中最火热光明的那条路。

却走得双脚鲜血淋漓。

毕业前实在没有毅力考研了,投了一些世界500强的跨国企业,兢兢业业地填网申表格,写了无数opening questions(开放式问题),每一次的自我介绍回答的都不一样。

谁让我连自己什么德行都越活越不清楚了。

很多外企的网站都不好登录,为了抢带宽,我有时候会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拿出笔记本在宿舍上网,一直写到天亮。

闭着眼睛睡不着,脑子里转悠的都是那些问题和self-introduction(自我介绍)。

这时候,脑海深处总会响起一个声音,带着笑意,穿过教室闹哄哄的人声音浪,千里迢迢到达我耳边。

他说,耿耿,你真有趣。

很多工作申请连简历关都没过,看来都是成绩的错。

所以我就在我爸的期望下,报考了北京市公务员。

竟然又中彩了。

它意味着铁饭碗,意味着北京户口,意味着一种没有恐慌的人生——然后就在我入职三个月整的那天早上,我辞职了。

没发生任何大事儿。我自己都有点儿记不清了,那天早上好像是在下雨,我躺在床上思考我们科长那篇讲稿到底要怎么改,忽然听见和我合租的那姑娘起床刷牙的声音。

身体深处有另一个耿耿忽然就活了过来。她拒绝这样活下去。

我很难形容清楚这种感觉。

大学的时候,我就在业余时间帮学生会、各社团拍照赚外快,渐渐地,找我的人越来越多,熟人介绍熟人,朋友搭线朋友,大四的时候,我已经帮很多淘宝模特儿和红不了的三线小艺人拍过不少写真,零零碎碎赚了几笔小钱。

辞职后,我就正式到了现在的时尚杂志工作,到这个月正好一年的时间。

现在我又有了新的想法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