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,也就算了吧 No.319

No.319

我忍着没有哭。本来就已经穿得这么文青了,还坐在鼓楼大街马路沿儿上抹眼泪,估计不出五分钟,就有流浪歌手过来给我唱《北京,北京》。

所以我没哭。我只是笑话自己。

我在西藏的时候,为什么没和老范说这个结局呢?

可能就是因为我自己都觉得丢人吧。

我给余淮写过信,但因为不知道具体班号,所以收件人一律写“实验中学复读班余淮收”;还有那些午夜里一个字一个字打好的长长的鼓励短信,那些我后来深恶痛绝、当时却心收集好手抄给他的心灵鸡汤励志故事,那些被按掉的电话……最后,都收获了同一个结局。

那个“座机”号码后来不知道是不是不堪騷扰,干脆停机了。

多丢人啊,耿耿。

当然,一个人是不会真正消失的。我后来到底还是辗转听说了他的一些消息。余淮第二次高考就考了全省第三名,如愿以偿进了清华,三年就修满了全部学分,和我们同年毕业,拿奖学金去了美国读博,和林杨、余周周在同一个州读书,顺畅地走在振华历届理科尖子生的康庄大道上。

只要他没死,就不会真正消失。如果我真的想找到他,其实还是不难的。

可是我没有,正如在我们共同在北京读书的这三年间,他也没有来找过我。

我曾经给自己编织幻想,当年的余淮遭遇了重大挫折,不肯理任何人,包括我在内。可是后来呢?他又没死。

我渐渐地明白,也许余淮从来就没想过要跟我说什么,一切都是我的一场幻觉。

人长大了之后,比高中的时候自由了很多,没有那个教室的围困,想往哪里逃就可以往哪里逃。很多难过的坎儿,只要绕开就好了。

我唯一绕不开的,只有余淮。

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,整整七年时间,都没办法将它挪走。

我是不可能跟老范讲起这样一个结局的。

他会哈哈笑着说:“你的初恋终结于男生复读啊?那你现在多大了?二十六了吧?多大点儿事儿啊,我还以为他得白血病或者车祸死了呢。他可能早就有了女朋友,甚至在美国结了婚。二十六岁还对高考和七年前的一个男生耿耿于怀的,有意思吗你?”

是啊,有什么好耿耿于怀的。

有什么好耿耿于怀的。

这四个字原本的含义就是如此,我当年竟会觉得这是种缘分。

当年亲手种下的那棵树,终于还是带着耿耿于怀,长在了我自己的心里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