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 No.327

No.327

大二的时候,我闲着没事儿就喜欢瞎想。如果余淮忽然出现在我们宿舍楼下,我会是什么反应?如果他没来找我,而是出现在高中同学聚会里呢?如果连聚会都没参加,我只是在北京街头忽然偶遇他了呢?

方案总体分为两种,“甩一巴掌告别青春”和“若无其事就是最大的报复”。有时候又会为自己的意而悲哀,因为其实我和余淮什么都不算,他没有跟我说出口的话甚至可能是“你愿不愿意帮我把这封情书递给凌翔茜”。电话听筒传过来的那些亲昵的放肆,真相也许是我自己的想象力放肆。

β她们就不会因为余淮的不告而别感到愤懑,我又凭什么。

就这样躺在宿舍床上翻来覆去地想,没有空调的夏天晚上,一瞬间因为一个乐观的念头激动出一身黏腻的汗,下一个瞬间又因为一个悲观的设想而冷得透心凉。

想多了也会累,累到想不起。

然而时隔多年,毫无准备地看到他,我突然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了。

连“余淮”两个字都喊不出来。

“姐?”林帆从男厕所出来,在背后喊我。

我从来没有这么庆幸我爸妈离婚了。否则哪儿来的林帆?

林帆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呆站在原地的余淮,突然压低声音问我:“换个地方重新认识一下吧,否则以后婚礼上没法儿说啊,跟新郎初次见面是在男厕所门口?多丢人啊。”

“你是不是脑袋里也打了两根钢钉?”我气笑了。

笑过之后,终于重新活过来。

我最终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,笑着朝余淮点点头,就扶着林帆往我们的病房走过去了。

唯一的遗憾就是林帆走得太慢了,我总感觉有道目光,烧得背后热腾腾的。

我没回头。不是怕看见他,而是怕他其实没在看我。

“姐,怎么回事儿啊?你的春天来了?”林帆坐在病床上,迟迟不肯躺下。

“给我睡觉。”

“那男的长得不错啊,不过看着好像跟我一样是大学生,你千万问清楚了,否则比较难办。女的赚的比男的多,老的比男的快,这样家庭可不稳定。”

我伸出手,轻轻地戳了一下他锁骨处的纱布。

林帆疼得直挺挺地倒下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