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 No.329

No.329

只是我再淡定,回家时也还是第一时间冲到了大衣柜前照镜子。

我今天居然穿了一身深蓝色的比睡衣还难看的运动服!裤线带白杠杠的那种!这头发又是怎么回事?还有这一脸的汗和油!

幸亏已经太困太乏,没力气沮丧。我匆匆洗了个澡,头发都来不及吹就倒在了床上。

半梦半醒间,和他的这段枯燥对话在我的脑海中重复播放了很多遍:他复杂的表情,干巴巴的话……还有那个突如其来的、拍后背的夸奖。

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余淮的消失像楼上砸下来的第一只靴子。他的重新出现,则扔下了第二只靴子。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定席卷了我。

我上午十一点才醒过来,吃了两口饭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人忙起来的时候比较不容易胡思乱想,天日昭昭,专治多愁善感。

修片时助理打电话来,说接了一个新单子,婚纱照,客户下周会从北京飞过来洽谈,留在这里拍完再走。

“从北京过来,在这儿拍?咱们这儿有什么好景啊,他们是本市人?”

“我没问。人家说来了以后见面聊。”

“这也不问那也不问,我要你有什么用啊,当传声筒吗?”我差点儿摔电话。

她也不害怕,还在那边笑。我妈居然还说算命的预言我是个帅才,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算命的大都眼瞎了。在别人骂他们之前,自己先要把事情做绝。

白天是齐阿姨在陪护,所以晚上吃饭的就只剩下我和我爸。

由于昨晚余淮这个话题遭到我的激烈反弹,我爸今天见到我的时候都有点儿六神无主。

我俩面对面往嘴里扒着稀饭,我爸忽然找到了一个话题:“林帆出院后差不多也该回学校去了,新房子那边装修得差不多了,他一走我们就搬家了。你屋里那些以前的卷子、课本什么的,那么厚一大摞,前几天我和你齐阿姨收拾了一下午才整理好。”

“唔。”我点点头。

“你留了不少你同桌的东西啊。”我爸笑了。

我一愣,瞬间恼羞成怒。

“谁让你们动我的东西了!”我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起来,“都快退休的人了多歇歇不行吗?收拾东西就收拾东西,怎么还翻着看啊!您闲得慌就下楼打打太极拳、跳跳《伤不起》行吗?!”

我不顾我爸的反应,以光速冲进我的那个小房间。

我塞在床底下箱子里乱糟糟的东西,都被他们理得整整齐齐地放在了抽屉和柜子里。

这么多年,我的抽屉到底也没有钻出过一只哆啦A梦。

当我拉开抽屉,却看到了最上面躺着的一本包好皮的数学课本。

边角已经磨破泛黄,书皮快要挂不住了,又被我用胶带仔仔细细地贴好。

只因为上面那六个字。四个是对的,两个是误写错的:

“一年五班 余淮”。

我的手轻轻拂过书皮。

“还用我翻吗,那不都写在明面儿上了吗?”我爸在门口非常委屈地申辩道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