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 No.330

No.330

本来明天我爸休息,今晚应该是他去跟齐阿姨交接班的。可是我坚持要去。

我不是犯贱地想要去见余淮。我是真心疼我爸。

真的。

我拎着我爸新煲的黄豆脊骨汤走进病房的时候,林帆的表情明显是要吐了。

“大夏天的这一顿一顿油腻腻的汤,你们是真心想让我快点儿死啊。”林帆还没说完,就被齐阿姨敲在了脑门儿上。

“骨头汤对你有好处,愈合得快,你以为我乐意给你送,想让你死有的是办法,我犯不上跟自己过不去。”我把饭盒放在桌上。

“妈,有我姐这么说话的吗,你评评理。”

“说得哪儿不对?你活该。”齐阿姨瞪他一眼,转头问我,“今天晚上不应该是你爸爸来吗?我听林帆说,你昨天快两点才回家。我今天跟护士打招呼了,让他们早点儿开始输液,你也早点儿回家睡觉。”

“没事,我闲着也是闲着,你快回家吧,都累一天了。”

齐阿姨又叮嘱了林帆半天才离开医院。我盯着林帆把一饭盒的汤喝完,在他开始输液以后才走出病房。

其实我都不知道应该上哪儿去找余淮,但是总觉得也许还可以再偶遇一次。昨天没有留电话,留了我也不会再主动打了,但是偶遇一次总归不过分吧?

我这样想着,就在门口拦下了一个护士,正想要问问她尿毒症的患者住在哪几个病房,忽然有人从背后敲了敲我的头。

是余淮,好像刚洗过澡,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,脸有些红,看着就清爽。

对啊,我笑了。他知道林帆的病房,他来找我远比我找他容易。

现在如此,以前也是如此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