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 No.332

No.332

吃完饭,余淮抢着结了账,我也没跟他争。他接了个电话,之后就匆匆回住院处去了。

临走前他问我要手机号。我看着他掏出iPhone,突然一股火冲上天灵盖。

“小灵通不用了?”

“早换了。”余淮先是笑了笑,好像我问了一个多傻的问题,然后慢慢地反应过来。

他紧紧地抿着嘴唇,不发一言,看向我的眼神里,流动着我完全陌生的情绪。

竟然有些可怜。我怎么可能会觉得余淮可怜?这种认知让我有些难过,关于那些石沉大海的短信和电话的疑问,忽然就问不出口了。

我迅速地报出了一串数字。他对数字的记忆力依旧很好,解锁、按键,没有停下来再问我一遍。

其实我高中也做得到,初中不用手机的时候甚至能把十几个常用的座机号码都倒背如流。但是现在完全不行了,一串号码过脑就忘,常常攥着手机找手机,盖着镜头盖儿找镜头盖儿。

时间对他真是宽容。

转念一想,人家在美国是要天天泡实验室的,脑袋不好使可怎么办,说不定会出人命。

他朝我笑了一下,推开店门刚迈出一步,又转过身,问:“你最近拍片吗?”

我点点头:“后天,去雕塑公园,给三个刚毕业的高中女生拍闺密照。”

“我能去看看吗?”

“干吗,想泡妹子?”

“泡那些妹子还不如泡……”他明明已经咧嘴笑起来了,突然意识到自己本能地说了什么,整个表情都僵住了。

都不如泡什么?泡什么?说啊!!!

“那电话联系。告诉我时间、地点,我去看你。”他说完就走了。

我盯着来回咣当的门,又有点儿控制不住地想要傻笑。

可是我不能。

我到底是在做什么?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像两个老同学重逢一样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,在内心回忆一下当年的懵懂青涩,意一下未完待续的暧昧,记吃不记打,然后呢?下个星期人家高才生飞回美利坚深造,我干吗?沉浸在往事中苦守寒窑十八载吗?王宝钏好歹也是个已婚妇女,领了证的!我又算什么?

虽然当年不告而别和杳无音讯给我带来的难过,在七年之后已经淡得咂摸不出原味,但是至少,我不再是傻傻地在他身后亦步亦趋,把身边少年的小感动和小邪恶都无限放大的少女了。

时光放过了他,却没有放过我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