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 最好的我们 No.356

No.356

我没有告诉洛枳我心中的方案,只是说,我猜她一定会满意。

第一个景取在教室里。

洛枳,端坐在桌前写着作文,白色婚纱的裙摆一直沿着小组之间的走道蔓延。新娘用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右手执笔,微微歪着头,咬唇写得无比认真。

而在她背后,一身西装的盛淮南,像个好奇的大男孩一样,伸长脖子往纸上张望着。

第二个景在盛淮南原来的班级教室门外。

我也出镜了,一把年纪还没羞没臊地穿着校服,在班级门口将一本笔记本双手递给新郎打扮的盛淮南。

而在远处,侧身对着摄影师的洛枳,正扭过头看着我们,以一个角落里陌生人的身份默默地、卑微地偷窥着,身上的婚纱让她成了整个画面里最骄傲和昂扬的焦点。

第三个景在升旗台上,新嫁娘扶着旗杆,朝着台下仰头看她的男人,轻轻地伸出手。

再也不会因为紧张而把国旗升成那个样子了吧?

再也不会了吧。

……

最后一个景在行政楼的顶楼。

洛枳是最后一个在助理和化妆师的陪伴下慢慢地走上来的。

她抬起头,一眼就望见了站在早已被粉刷得雪白的留言墙前的盛淮南。

背后的墙上,是他刚刚用最大号的油性笔写下的一句话。

“盛淮南爱洛枳,全世界都知道。”

我正在摆弄遮光板,一抬头就看到洛枳哭得花容失色。

我那个永远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学姐,到底还是在这一行字前面哭花了妆,提着裙角,踩着高跟鞋,像个十六岁的少女一样,不顾在场的所有陌生人,飞奔上楼梯,扑进了那个她倾心爱了十年的人的怀抱。

余淮。

那一刻,我只想到了余淮。

我想起那个夜里,曾经一把将师兄推开的耿耿,也像此刻的洛枳一样,不管不顾地扑向了旁边的余淮,没羞没臊地亲他。

他没有拒绝我。

吻他的人不是那个坐同桌的怂包耿耿,那个耿耿没有这种勇气。

是我。想要亲他,想要拥抱他,想要和他在一起,心疼他的坚持和妥协,想和他每一天一起面对未知的一切的,是我。

过去和未来真的可以分得那么清楚吗?

我低头看我的手掌,这只手算不对数学题,却拍得下似水流年,我从未将自己割裂成两部分,为什么要我算清楚爱的来源?

我想念他,这么多年从未断绝的想念。时间改变了我们,却没有改变爱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八月长安作品 (http://bayuechanga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